陌生的熟悉世界

杜悠悠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头疼欲裂。
“悠悠!”她听见有人叫她。努力睁眼看过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神情焦灼,满含关怀的脸。
“你是……”杜悠悠在脑中一番搜索,终于在对方期盼的眼神中想起来:“傅一鸣。”
这个她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孩子,她不会忘记。
傅一鸣似乎松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,又安抚了她一会儿才出门去叫医生。
杜悠悠望着他的背影,心里升起一股感激。她记得,自己是在第四教学楼的实验室里等教授回来时,突然晕倒的。说是晕倒,但并非全无知觉,迷迷糊糊中,她感觉到一个结实的臂膀将她抱了起来。
后来,医生给她注射了一管针剂。直到现在醒过来,她也完全不明白之前究竟为何会晕倒。
杜悠悠环视一周,看见病房的窗帘半开,窗外的草地上似乎由远而近传来一阵的脚步声,像有什么人逐渐走近窗台。她凝神屏气感应了一番,却完全预测不到谁会出现在窗外。
不禁一愣。她明明应该知道的啊——
就在她忍不住探身坐起来时,病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,哐当一声撞在墙上。跟着傅一鸣大步迈到窗台前,唰地拉上窗帘。
做完这些之后,他才在她惊讶的目光中走到她床前,神色慌张:“我……只是觉得你需要休息。”
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说服杜悠悠。难道窗外有什么东西或人是不能让她看见的吗?
“你要不要吃个苹果?”他小心翼翼地问,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情绪。
这样的他,是她19年来都不曾见过的。
直到出院之后,杜悠悠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有一点错乱。
其实,杜悠悠从小就是一个拥有预感异能的孩子,对于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能感应到它们未来将要发生的状态。这段“未来”虽然不算太长,仅限于半小时内,但已足够她在平时的生活中游刃有余。
比如,当她路过足球场时,能感觉到十分钟后一个足球将会飞向她现在所在的方向。
比如,当她早晨不想起床上课时,能感应到二十分钟后教室里的老师会点到她的名。
生活中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下,周遭发生的一切都曾在预感中出现过。然而这样一个让她感觉到熟悉与安全的环境,自她从医院醒来后,全都变了。
她再也感应不到什么。还好,每一次傅一鸣都及时出现,保护了她。

说到傅一鸣——这个曾经远离她在另一个城市上大学的人,不知使了什么方法,居然换到了她所在的学校,并且整天盯梢一般贴在她身边。
比如现在,杜悠悠考完数学出来时,一眼就看见傅一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。他双手抱在胸前,头耷拉着一点一点,好像睡着了。
“真是的,这样也能睡得着,昨晚没睡觉吗?”她嘟囔着走过去,一本书吧嗒一声从傅一鸣的手中滑到了地上。
杜悠悠瞥见封面的几个字——《平行世界》。 

陌生的熟悉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