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的痛苦

  森一直想与梅离婚,从结婚不久就有了这个念头。当初的决定太草率,森甚至怀疑当初作出娶梅这个决定的不是自己。

  并不是梅有什么不好。梅是个好妻子,勤快能干,会体贴人。如果家中只有一碗饭,梅绝对是让给森吃。左邻右舍谁不说梅是个模范妻子?

  森说不出口,他不忍心伤害这样的好妻子。森想:等一段时间再说吧,都不是小孩子了,当初结婚草率,现在离婚可不能再草率。或许平心静气地相处一段时间,说不定能死心塌地爱上她,并从此打消离婚念头。梅可是个值得爱的女人哪!

  可感情这东西就是怪,纵然她千般好万般好,森可以把梅当成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亲人,就是无法让梅成为自己最爱的妻子。那离婚的念头不但没打消,反倒越是强烈,搅得森寝食难安。不能再勉强维持了,这样下去只是无谓地浪费时间……森酝酿着在适当的时候向梅提出离婚。

  那天,森鼓足勇气正要向梅提出,却听见梅在厨房咳声不止,他跑进去一看,只见梅在烟雾缭绕中被辣椒呛得鼻涕眼泪直流。森说:“真是的,你受不了就少放辣椒,瞧你那受罪样!”梅甜甜一笑说:“没关系,你爱吃辣的!”森心一软,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了,心说:下次提吧……

  那天,森狠下心来正要提出,见梅正乐呵呵洗一大盆他刚换下来的衣服,不但没丝毫的不耐烦,脸上的笑容更是证明着她万分乐意这样的奉献。森不禁欲言又止。而梅呢,瞧见他这复杂的表情,却误会了,说:“没关系的,你在单位上班挺累的,要多休息,这些事以后全让我做!”森心一颤,又没忍心提出,心里再一次对自己说:下次吧……

  那一次,森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向梅摊牌了,他吃着烤鸡,默默想着怎样开口,却发现梅连一块烤鸡也没尝,他问:“你怎么不吃呀?”梅涩涩一笑,说:“你爱吃,你多吃点。娶我这样一个没能耐的老婆,让你受苦了!”森鼻子一酸,想好的“台词”又没说出口……

  就这样,森被梅或一杯清茶、或一句话语、或一次雨中送伞……一次又一次打消离婚的决心。后来,两人有了孩子,这更成了不忍心离婚的重大理由。尽管离婚的念头在森的心头翻滚涌动,他始终没能提出过一次。

  最难的一次是森狂热地爱上一个少妇,离婚的念头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,但最后他经过左思右想还是克制住了。因为森觉得要是因这种事而提出离婚,自己将是一个不道德的、遭人唾弃的男人,更是万分对不起梅。

  好了,一切都熬过去了,两人慢慢都老了。老了,就更没那份闲心,少年夫妻老来伴,两人风风雨雨相伴过余生吧!

  森后来总结了他的生活,虽然总感到痛苦,但他也感到无比满足。回首与梅三四十年的风雨人生,从没与她红过一次脸,让她幸福地走过了这一生,自己也算是对得起梅。梅是好妻子,自己也是好丈夫。森觉得自己很伟大,伟大到甘愿牺牲自己。

  梅竟先森而身染重病,时间不长就要不行了。梅单独和森谈话,说她万分对不起森,临终前要把心里话说出来。她说:“其实我这辈子一直有离婚的念头,又一次次纠正了这个错误的念头,总是不忍心伤害你,就一次次痛苦地忍下来……我的牺牲让你快乐地过了这辈子,我也就无悔了……”森惊呆了,原来都以为自己是好人,却在漫长的岁月里折磨着对方,却只认为是伟大的牺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