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头缠绵

   想念时将想念说出口,寂寞时将寂寞说出口。那时明明还能坦白说出口,当你不再相信我时我也不再相信你。

  当我开始不懂你时,你也不再不懂我了。只是笔直向前走,不管再受几次伤今后不论再受几次否定,再也不会回头。

  无关自己的事将思绪占据,流下泪之后会是谁的期许将思绪左右。

  逞强的身影中当那份隐藏的伤痛被发现的瞬间,依然不敢面对。在所开的玩笑中当所混杂的真实被感觉到的瞬间,依然傻笑而过。

  只能笔直的向前走,捡拾收集落下的碎片即使心里装满也不放弃。

  快乐时天真的将快乐说出口,之所以能尽情喧闹,在最初就明白那是最后的自己。喜欢时天真的将喜欢说出口,在互相开玩笑之后,在最初就被告知那是最后的爱恋。

  再次流下泪的时候还会是谁的期许,无关自身的事再次将思绪占据。

  痛苦时不愿再将痛苦说出口,一场醉之后仿佛昔日就在眼前,爱无悔情不变,为何不能相拥到永远。温柔的语言风中的誓言还在心头缠绵,为何却变成永久的怨。

  古老的钟声敲响着心愿,会是谁的期待梦回那一天。想说的语言只能埋在心田,那是不变的桑田,想起的祝福只能寄给心愿,那是永久的祝愿。

  曾经的曾经即使困难,依然倔强的坚持,熟悉的街角等不来的温柔,拾起莫名伤感的碎片,那是对伤感的留恋。

  我不再相信誓言,不再需要谎言,也不敢大声说着古老不变的誓言。转眼回首间却看不见你的脸,我们之间已改变谁陪你到永远。

  今生情来世愿,为何不能等到实现,亲亲镜中沧桑的脸,谁的痴谁的怨,一曲笑语无奈在心头缠绵。

  何时呼唤传来对面你的脸,无语无言心碎一大片,牵绊还在心头缠绵。

  风轻轻雨滴滴美丽只在梦中见,相思如雪飘落在眼前,触动心痛的思念。为何无法忘记说来的那一天,心间沧海已变桑田等不到的相信,失落无助在心头缠绵。

  流下泪之后,将心头缠绵说出口。